菌类院士李钰小菌类大产业的助产士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菌类文献/

李钰.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他是院士,却常年耕耘山林、耕耘土壤,帮助40多个曾经贫困县建立了食用菌支柱产业。 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小木耳,大产业”的陕西柞水木耳,也与他有关。

尽管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但他从未停止过科研和教学工作。 他是实验室最后一个加班的人。 作为院士,他也是每年仍然坚持给研究生讲课的人。

他一生都与真菌打交道,领带上的图案也多是真菌、蘑菇,颇有“不疯不活”的感觉。

他就是李宇,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真菌学专家、吉林农业大学教授、我国粘菌新种命名第一人。 搞科研、带学生、做生意,这位“木耳院士”一生只围绕“小木耳”、“小蘑菇”,却将事业做到了极致。

爱“木耳”一辈子

走进李宇院士的办公室,除了办公桌上的各种文件和书籍外,各种蘑菇状的物体也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楼下实验室有我们生产的菌类冰淇淋,请尝尝!” 李宇热情地与记者打招呼,提到深加工产品,他感到非常自豪。

李渔与木耳等食用菌的缘分,是从他求学时开始的。 他的家乡在山东,出身书香门第。 他自幼学习琴、棋、书、画。 山东农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吉林省农业科学院白城农业科学研究所。 他背对着烈日,在这片土地上耕耘了10年。 10年来,他爱上了农业,养成了扎根土地的习惯。

随后考入吉林农业大学微生物学专业研究生,师从我国著名真菌学家周宗荪教授,正式进入真菌世界。

在物质匮乏、生产力低下的时代,我国真菌学研究起步较晚,面临着无专业学科、无专业教材、无经验的“三无”局面。 在导师设立的实验室里,他逐渐进行了各种真菌实验; 在图书馆,他阅读了所有相关的外国文献。 作为真菌学领域的先驱,他所获得的知识就像积木一样,让前进的道路越来越光明。

当李渔即将毕业时,他的导师因病去世。 老人临终前嘱托他,希望他继续真菌研究,不要放弃……

此后,他留在学校并成为一名教师。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他和学生走遍全国各地考察真菌资源,系统地开展真菌资源采集、保存、评价和利用的基础研究,获得标本和菌株12000份。 仅粘菌就已报道400多种,占世界已知种类的43%; 已发表新物种71个。 出版粘菌理论专着两部,完成《中国菌类-蘑菇卷》的编写与研究。

作为国际药用菌学会主席,他带领研究团队制作了全球98%以上的粘菌分子生物学标本。 现在,世界上每有10种新的粘菌种,就有一种是中国人发现的。 经过他和真菌学研究人员几十年的努力,中国的真菌学研究已经与世界前沿接轨,风采越来越强。

其子继承其遗志,在山东农业大学从事真菌研究; 他给孙女取名“小木耳”,喜欢做“蘑菇宴”。 无论走到哪里,一听到“蘑菇”、“木耳”,他的眼睛就会发光……“这么多年,一直有一股力量拉着我,让我丝毫不敢懈怠。现在看来,我没有辜负老师的希望,将他的愿望变成了现实,将真菌的科研成果推广到了全国乃至世界。” 边疆。”心中的热爱和恩师的嘱托化为执念,让李渔的眼里充满了木耳,他对“木耳”爱了一辈子。

他是一位严格的老师,也是一位慈爱的父亲

在吉林农业大学,李宇的团队有60多人。 “忙”、“怕”、“苦”是很多关注他的人的直观感受。

“如果你能在食堂看到我们,那就说明李院士出差了,只要他在学校,我们基本上就没有饭吃,只能吃面包和饼干。” 吉林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副院长付永平表示,自从加入团队工作后,她很少按时下班,半夜回复消息是常事。 李宇的“弟子”、吉林农业大学教育部食药用菌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李长田也“抱怨”:“我跟了老师28年了。” 除了工作,春节期间我只能休息几天,根本没有其他假期。 存在。 甚至很多春节都是和院士一起出差度过的。”

与他见面更是“苦”。 “大家都被他批评过。” 李长天指着队员们说道。 李渔的记忆力很好。 有人在演示文稿中制作了 70 多页幻灯片。 他没有做笔记,但他可以脱口而出前几页的错误之处。 任何瑕疵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一旦他发现了不该发生的错误,无论是老兵还是新兵都会受到他的严厉批评,彻底无情。

但报考他考研的学生依然络绎不绝。 “我可以一直去农村吗,我愿意吃苦吗?” 这是李宇选学生时最关心的问题。 杨阳于2015年住进了李宇家,尽管她是一个女孩,但她每年仍然花4个月的时间在山上采集和培养细菌,并向农民传授种植技术。

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偶尔累得“崩溃”,为什么杨洋等人还愿意跟着李钰呢?

“我能从李老师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科研能力的积累。” 杨阳说道。 在科研上,李宇对学生严格、细心。 由于科学研究需要较长时间才能产生成果,因此团队从不以论文作为考核的唯一标准,而是包括实际应用成果、研究天数等,让每件作品的价值得到认可。

生活中的他更像是一位慈爱的父亲。 “他常说自己是‘杂家’。” 李长天说道。 李渔知识渊博。 他经常邀请学生到他家跟他们聊历史、摄影、体育、音乐、诗词歌赋,就像一本行走的百科全书。 每次出差前,妻子都会给他包饺子,他请大家一起吃饭。 遇到家庭条件困难的学生,他常常自掏腰包支付他们的生活费。

“教书育人与科学研究同样重要。” 李钰说道。 过去,真菌学没有专门的学科。 他带领学生编写教材,完善教学内容,创办了我国第一个真菌学专业。 他在短时间内创造性地在吉林农业大学设立了菌类作物独立硕士点。 博士点。 2019年推动真菌科学与工程专业正式纳入国家普通高校本科专业目录,成为我国第一个真菌类本科专业。 不管多忙,每学期他都要给研究生授课,还要和本科生交流……

30年来,他在真菌学领域培养了数百名硕士和博士生。 他的学生大多成为真菌学行业的领军人才或骨干,如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所长孙晓波等。 他的“黄埔军校真菌学”毕业后,学生们去了世界各地,然后将其传播、代代相传。

小真菌,大产业

“网红”直播带货、订单纷至沓来、电商销售火爆……如今,被总书记称为“小木耳、大产业”的陕西柞水木耳已走红,已经走进了全国人民的餐桌。

不仅是柞水木耳,还有吉林黄松店木耳、吉林汪清木耳……小小的木耳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形成了大产业。 其中不少人与李渔有着密切的关系。

对李宇来说,推动真菌产业化是与科研、教学齐头并进的三件大事。 吉林省蛟河市黄松店镇是他开展产业推介的第一个地方。 黄松店镇有种植木耳的传统,但长期采用粗放栽培技术,产量一直不高。 20世纪90年代,李宇出差时看到当地宣传木耳的广告牌,就来看望他。

与农民一起努力培育新品种、探索地面全光栽培、推广微孔脱穗技术……几年来,黄松店镇已成为全国知名的黑木耳之乡。 现在屯都镇所有村庄都从事食用菌生产。

吉林汪清、浙江清远、山西临县、贵州铜仁、河北富平……脱贫攻坚以来,他的“扶贫队”已在40多个曾经深度贫困县留下了足迹。城市),帮助当地社区建立真菌支柱产业。 尽管他已经70多岁了,但每年仍有280多天工作在一线。 “李老师年龄最大,但比我们年轻人敏捷,每次上山他都是最快的。” “团队”成员王琪说道。

对于“团队”来说,既然是主管,那就继续管理这个行业。 王琪仍然每个月都会去柞水进行技术指导和答疑解惑。 持续不断的科技援助,给各地带来了重大变化。 杨洋亲眼目睹了这一变化。 刚到柞水县金米村时,村里几乎所有的小商店都只有饮料、面包等少量商品。 “没有钱买东西,大家都买不起。” 队伍到达后,小店老板就跟着他去种木耳。 效益提高了,农民富裕了,小商店的产品也丰富了很多。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鱼。 在支持各地产业发展的同时,“真菌黄埔军校”也在不断壮大。 到目前为止,李宇已培养了8000多名技术骨干。 黄松店镇干部崔成在他的影响下深深爱上了食用菌种植。 退休后,他加入了李渔的团队,跟随李渔走遍了全国。

曾有人问李宇:“食用菌专业比较冷门,不像主食那样直接影响人们的工作,学这些有什么用呢?”

“我们搞农业科研不就是为了造福人民吗?而且,菌类种植上手容易、见效快、有益健康,可以普及到老百姓的餐桌上,这个产业不仅能帮助百姓农民脱贫,乡村振兴建设也取得了巨大成就!” 李钰说道。

李宇研究发现,食用菌具有“不与粮食争土地、不与土地争肥料、不与农业争时间”的特点。 还可以实现农业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前景十分广阔。 从1978年产量仅5.7万吨,到如今年产量近4000万吨,“小木耳”、“小蘑菇”增加了3万多名农民收入,创造直接经济效益近300亿元。 菌类脆片、菌类冰淇淋等深加工产品已逐渐进入百姓餐桌。 由于表现出色、成绩突出,李宇被授予全国扶贫标​​兵荣誉称号。

老者勇猛雄心勃勃,志向万里。 “我与真菌打交道已有 40 多年,并将继续这样做。” 在李宇看来,虽然食用菌产业已遍布全国,但很多地方生产技术落后,优质品种选育缓慢。 “希望结合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用产业思维引导食用菌特色产业发展,实现全产业链的智能化升级转型。” 他说。

“真菌院士”的真菌梦还在书写。 (记者郎秋红、孟汉奇)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