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7岁起就开始在山上采蘑菇并出售了60多年 我们是云南蘑菇吃者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广灵,编辑赵敏文,钛媒体授权发布。

雨季是云南人与“小人物”之间的一段时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网上就有传言,说云南人一到雨季就会翻山越岭寻找细菌。 即使他们知道有些细菌可能会引起幻觉,而且剧毒,他们仍然“宁愿去虎山旅游”。

对于外人来说,最有趣的不是细菌本身,而是对“幻觉”的好奇。

有人说,吃完蘑菇后,会看到“三个小人在手里打斗地主”、“看到小佛像在眼前跳舞”,甚至还边跳边唱《不安》……

截至2020年7月28日,云南省累计新冠肺炎死亡2例,因误食毒菌死亡12例。

本期的故事是关于“云南一群吃菌的人”的故事。 他们之中:

有人从7岁就开始采集真菌,过程中遇到了蛇和有毒的蜈蚣,但并没有阻止她采集真菌;

有的人以采集菌类为生,精通辨别各种毒菌,但因贪吃而体弱多病;

云南最大的野生菌市场里也有人做菌类生意。 他们一天最多能买20吨野生蘑菇,收多少,卖多少,而且从不囤货……

他们说,云南人吃的不是细菌,而是生命。 不是你挑的真菌,而是运气。 蘑菇不被视为真菌,它们是普通蔬菜。 只有那些集天地灵气的野生菌类,才是真正的宝物。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6岁时,他开始上山采蘑菇。 周围的人吃着蘑菇,“看到小佛像在跳舞”

广陵,30岁,自由职业者,云南大理市

我出生在云南大理,一个白族聚居的小镇。

俗称坝子,类似于一个浓缩版的盆地,四周群山环抱,中间是一片小平原,种植着水稻、烟草、玉米、桑树等农作物。

每年七八月的雨季,附近的山上野生真菌疯狂生长。

我们这里人人都采过野生蘑菇,连家乡的骂人话都是:“我怕你蘑菇吃多了!”

云南人几乎人人都有识别毒菌的能力。 我周围很少有人真正死于食用真菌,但出现幻觉和看到“小人物”的情况仍然存在。

我朋友的妈妈曾经因为吃太多的健瘦清出现了幻觉。 当时她一直说:“我面前有小佛像,跳来跳去。” 也有人形容,吃完蘑菇后产生的幻觉就像眼前看到星星一样。

从7岁起,我就经常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山上采野蘑菇。

有一次,我和爸爸妈妈打算去地里收玉米,路上碰巧踩到了一片片野生菌。 我们干脆放弃了摘玉米,拿起一筐筐的野生蘑菇带回家卖钱。

采蘑菇给我们带来的乐趣不仅仅是美味,还有寻找过程带来的惊喜。 有时候,你无意去捡,它却成片地出现。 有时,翻了好几座山,你也不一定能把它捡起来。

从三年级开始,每逢雨季,我和另外7、8个朋友就会背着背包,到村子附近的山上采集菌类。

每次我们天不亮就出发,天快黑才回家。 有时,即使寻找一整天,也未必能找到多少野生蘑菇。 大家在一起说废话的时间比捡蘑菇的时间还多。

我们也会坐在山顶吹着微风,一起吃准备好的饭盒。

野生菌体小不易察觉,雨季山路湿滑,必须小心看路。

有时你会发现蛇在不远处爬行。 虽然大家心里都很害怕,但是遇到几次之后,也算是体会到了。 只要你不去激怒它,就没事。

也有一些危险的情况。 有时野菌下面盘着一种又黑又长的虫子,我们白族话叫“奶奶镯”,它的样子像有毒的蜈蚣。

通常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会用镰刀将野生菌捡起来,而不是直接接触它,以防止这条“手链”缠住我们。

长大后,我开始和村里的蘑菇采集者一起上山。 他们会选择更远的山,那里杂草多,人少,真菌丰富。

这时候最重要的不是捡细菌,而是跟上大群,不迷路。 采蘑菇的师傅一般都是中年人,走路速度很快。 他们自己都可能在山里迷路,更不用说像我们这样跟随他们的孩子了。

每次跟着“师傅”上山,我都要一路跑,捡细菌就成了一件随意的事情。

那里的野草比小孩子还高,大家都忙着赶路,有时都不敢去捡脚下的菌类,生怕追不上“师傅”而迷路,而且自己也害怕弯腰时遇到蛇。

但只要这样跟着走,往往就能捡到一篮子——“高手”出没的地方,真菌很多,小追随者也能得到不少好处。

为什么你这么热衷于感染细菌? 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但细菌是云南人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每个人经历的雨季都伴随着细菌。 这不仅仅是为了吃饭、卖钱,而是一种传统。 别人有空就去喝茶,我们有空就去采蘑菇。

我收集细菌已有 60 多年了。 我儿子吃细菌太多了,半个月就虚弱了。

70岁秦波在云南大理采药采菌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云南没有海鲜,细菌才是我们的美食。 更重要的是,蘑菇味道鲜美,而且是应季的,所以你不能想吃就吃。

野生蘑菇的旺季是六月至九月。 如果当年雨水充足,端午节过后就可以开始捡细菌。

十月还可以采到一种野生菌类,叫稻熟菌。 顾名思义,它是稻米成熟时生长的真菌。

粒熟菌(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不过,大多数云南人会在七月份开始集中采蘑菇,因为那时有比较贵的菌种,比如松茸、干蘑菇、牛肝菌、健首青、青头、金针菇、鸡枞等。

采摘野生蘑菇主要取决于你的眼力、耐心、记忆力和运气。 今年有松茸的地方,明年可能就没有了。 但如果你今天足够幸运,找到了细菌巢穴,那么接下来的几天里你就会发现新的细菌在同一个地方生长。

真菌的生命周期只有两天,而且生长速度极快。 我们通常会选择早上出去沾染细菌。

如果是晚上生长的话,清晨采摘的会是最新鲜、最肥美的。 但如果等到中午才去捡,很多细菌会生长得太快,导致它们破裂或干脆失效。

如果您错过了清晨,请选择在晚上采摘真菌——新一批真菌会再次生长。

同一种细菌在不同的土壤类型中生长时会有不同的味道和质地。

例如,青头菇只在云南大理流行,但昆明的青头菇味道就没那么好,而那里的人更喜欢喇叭菇。 大理祥云最受欢迎的菜是姬葱,但在邻近的宾川县,姬葱并不是“香馍馍”。

绿头木耳(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不同的细菌有不同的生长区域。

干木耳多出现在阴凉处,绿木耳和粉顶木耳多生长在向阳的梯田,铜绿木耳和绿头木耳多生长在松树下。 昂贵的真菌更喜欢肥沃的土壤,而贫瘠的土壤只能生长普通廉价的野生真菌。

干巴木耳(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我从7岁开始采集蘑菇,现在已经有60多年采集蘑菇的经验了。 我家附近的山上有很多真菌。 即使偶尔捡一捡,也能捡到1-2公斤,所以我从来不会空手而归。

多年来,我周围因食用真菌而死亡的案例很少。 任何接触过细菌的人都知道辨别有毒细菌的基本方法。 有毒的我们根本不捡,捡到的细菌我们会仔细清理。

“采菌人”网络致富的传说

现在网上发的东西都是夸大其词,想象云南人民对生命的绝望。 这怎么可能?

然而,野生蘑菇品种之间的区别确实需要注意。

它也是牛肝菌。 如果仔细区分的话,有红牛肝菌、黑牛肝菌、白牛肝菌、黄牛肝菌。

牛肝菌(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其中,红牛肝菌和黄牛肝菌是美味且昂贵的品种,白牛肝菌略带酸味,不受欢迎,还有一种看起来像红牛肝菌的有毒真菌,是绝对不能食用的。

剧毒鹅膏菌和剧毒白蘑菇看起来很像母鸡,剧毒红蘑菇和红木耳也很相似。 前者可食用,后者剧毒。 这些对于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很难区分。

其他如滑木耳、麻母鸡等,本身有微毒,但晒干后无毒。

无毒菌的烹调时间也有讲究。 比如,连外地人都知道,煎手青刚切的时候是黄色的,一会儿就变成绿色的,煮一会儿就变成蓝色的。 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毒性。

眼见手绿(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曾经,我的儿子是新手。 他没能控制烹饪时间,食物放置很长时间才吃。 结果,他半个月没有力气了。

因此,我们通常会将采摘下来的菌煮一段时间。 即使它们是无毒细菌,在煮熟之前食用也会引起问题。

云南人一眼就能分辨出这些细菌,但没有经验的人最好不要吃不熟悉或未煮熟的细菌。 不要因为好奇而盲目跟风而丢了性命。

上午10点,经销商在山脚下等待采蘑菇的人。 他收了20吨蘑菇,我一天就卖完了。

40岁的云南大理野生菌商人龙珠

云南人吃菌类,不吃蘑菇。

蘑菇是人工栽培的,在我们眼里并不算是细菌,只是一种普通的蔬菜。 我们吃的是细菌和生命。

云南省共有126个县出产野生蘑菇。 世界上已知的野生食用菌有2000多种,其中仅云南就占40%以上。

每年我们大约可以吃半年蘑菇。 虽然蘑菇晒干保存后一年四季都可以吃,但六月到九月还是新鲜的。

从早上起,野生蘑菇商就在山脚下等候。 10点以后,采蘑菇的人陆续回来,经销商们也纷纷喊着要买手中的“战利品”。

同一品种的菌类,其品质、大小或虫子不同,都会影响价格。

经销商收了好蘑菇后,又转卖给像我这样的中间商。 我负责将这些蘑菇运送到云南最大的野生蘑菇市场水木花市场。

关于网络野生蘑菇交易的新闻(来自新浪新闻)

水木花市场野生菌日交易量超过500吨。 这里的野生蘑菇交易量占全省野生蘑菇交易总量的90%,占全国的70%。 旺季期间,市场从清晨起就挤满了商贩、买家和人群。

多年来,野生蘑菇出口收入仅次于烟草,销量居全国第一。 我购买的菌类在市场上完成交易后,被运往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

水木花市场(图片来自马蜂窝)

另外,我也会把细菌卖给一些加工商和餐馆,加工成零食、罐头等。

野生蘑菇的价格波动很大,因为它的储存时间很短,而且同一种菌种一天可以有好几个价格。

旺季时,我平均每天可以采购20吨左右的野生蘑菇,基本没有多余的库存。 这里的蘑菇贸易一直非常火爆。

水木花市场出售的松茸(图片来自马蜂窝)

目前市场上最贵的是干木耳,收购价为500元/公斤; 二是粉顶、健守清,收购价150元/公斤; 绿头木耳60-70元/斤。

松茸价格较贵,因为它无法种植,有时按花出售。

黑鸡杉,菌类中的珍品

野生蘑菇的市场每天都在剧烈波动。 受天气、地理位置、采菌人数的影响,山下的商贩一天最多能收到几百公斤,运气不好的时候只能收到几十公斤。

随着市场行情的波动,每公斤野生蘑菇的利润也在2元到30元不等,全看运气了。 与人工种植蘑菇相比,采蘑菇者每天的收入并不固定,取决于天气。

水木花市场(图片来自马蜂窝)

除了松茸、干巴菇之外,目前市场上比较受欢迎的还有白洋葱牛肝菌。 其菌体较大,肉质细嫩,蛋白质含量高。 在西欧等国家作为营养保健食品进行推广,也是真菌中交换率较高的品种。

此外,黑牛肝菌也因其丰富的营养而深受人们的喜爱。 它含有大量的蛋白质和18种氨基酸。 具有防癌、止咳、益气的功效。

每年我们都会收到云南省卫健委的宣传:蘑菇不生吃、不混吃、不熟的不吃、腐烂的不吃、未煮熟的不吃、不吃的。如果混合了不能区分,混合了就不要吃蘑菇。 饮酒等宣传警告。 虽然几率很低,但每年都有人因中毒而死亡。

近年来,近90%的真菌相关死亡是由于误食亚薄壁红菇和剧毒鹅膏所致,它们已成为云南老百姓夏季的“致命杀手”。

只要无毒细菌中哪怕有一点点有毒细菌,就会非常危险。

真菌中毒的初期症状是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急性胃肠炎症状。 但有些患者这些症状持续两天后会突然好转,进入“假恢复期”。

这是伞菌最狡猾的地方。 潜伏期过后,患者病情突然恶化,肝、脑、心脏、肾等多个器官受损。 病情复杂、危险,病死率高达90%以上。

不过,在当地人看来,虽然网上流传着因食用蘑菇而产生幻觉的案例,比如看到小人、念经、唱《不安》等,但只要认清品种、烹调得当,吃蘑菇还是很安全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ID(ID: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App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