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枞菌为什么开花云南稻花鱼为啥那样香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1,云南稻花鱼为啥那样香

材料里脊肉 小尖椒 白玉菇 姜 料酒 醋 盐做法1. 里脊肉洗净切片, 放姜, 料酒, 少量醋腌制10分钟左右2. 白玉菇淡盐水浸泡片刻洗净,锅里加水烧开放入白玉菇烧10分钟左右捞出沥干水份3. 小尖椒洗净去根去籽切段4. 炒锅烧热放油, 放适量盐, 放入肉片煸炒变色,放尖椒翻炒, 把白玉菇放进去一起炒熟即可
我家是云南的以前也在自家的稻田里养过稻花鱼,稻花鱼在稻田里生长,等到稻谷开花,有些花粉会掉落在稻田的水中,然后被稻田里的鱼儿吞食,可以说,这给鱼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待到稻谷要收获的季节,稻花鱼称为云南当地最喜欢的美食。云南没食特别多,如云南的猫哆哩,竹筒粑粑,鸡枞等,好多人喜欢。

2,鸡枞菌为什么离不开白蚂蚁

地理环境:白蚁巢培养出来的真菌——鸡枞菌是供皇帝食用的“贡品”。鸡枞多长于微带酸性的土壤中;山野中的白蚂蚁窝上,是鸡枞生长的最佳环境。不过,也有一些人说,鸡枞是白蚂蚁的蚁皇分泌的一种液体生成,所以一般在有黄土的地方。鸡枞菌的生长发育与土白蚁的活动有密切关系。白蚁一旦弃巢他去,此巢就不会再长鸡枞菌。很多菌已可人工培植,如香菌、猴头菇、竹荪,鸡枞依然独特立行地远远绕开人类的科学和发明创造,在每个夏天的雨后,生长在云南的山群中。种鸡枞的,是白蚂蚁:蚂蚁要吃菌丝体,鸡枞要靠蚂蚁的分泌物生长。有人尝试把蚂蚁的巢穴搬到自己的菜地里,然而菜地里也长不出鸡枞。雨季多生于山野的蚂蚁窝上,刚出土时菌盖呈圆锥形,色黑褐或微黄,菌摺呈白色,老熟时微黄,有独朵生。采鸡枞时必须留根,保持不把鸡枞根下的白蚂蚁挖出地面,让它们在强光下曝光而死,保护这些鸡枞下的生命、达到生态平衡,才能年年在此采集到鸡枞,这样的做法和采集方法一直延续到现在,并且民间采集火把山鸡枞却有这一讲究。常见于针阔叶林中地上,山地的庄稼地里和玉米地、甘蔗地中,它是与白蚂蚁共生,并且它的柄(就是人们所说得根)与白蚂蚁巢相连,散生至群生,多群生。该菌菌丝体,在8-20度时均能生长,但只在18-26度时才形成实体,根尖直插入白蚂蚁窝内.土壤潮湿保持一定的湿度和温度方能生长,故一般6-10月,月间均有生长,尤以7-9月较多。云南的鸡土从品种较多,从外形和颜色可分为大黄鸡土从、小黑鸡土从和白鸡土从。产量较高年产量可达上千吨。拾鸡枞的时候,如果鸡枞的根深入土壤中过长,不能借助镰刀、锄头等铁具来挖掘,只能用手拔或用木棍、竹签等工具刨出,否则会破坏鸡枞的生长环境。有人认为,拾到鸡枞是一种福气,是勤奋的回报。拾到鸡枞的人,往往会记住它们的“窝”,以便日后再来收获,因为鸡枞的“窝”相对固定。寻找白蚁:从主蚁道追挖蚁巢在跟挖蚁道的过程中,发现蚁道变大,口门呈拱形下扎;几条蚁道汇合一个方向;大量菌圃出现,且颜色较深;工蚁封闭迅速,兵蚁活动激烈;插入蚁道中的细树枝被白蚁包裹、蚁酸味浓;锄头挖土有“空空”回声等,这都是离主巢很近的特征,继续跟挖,即得主巢。如果蚁道平行,口径小而扁;白蚁数量少,封闭不急;或偶尔出现菌圃,颜色淡灰,质地疏松等,这都表明离主巢较远。分群孔找巢土栖白蚁分群孔是堤坝白蚁最重要的地表外露特征,分群孔距主巢很近。通过分群孔进行追挖,一般能很快的挖到蚁巢。真菌指示物找巢土栖白蚁蚁巢菌圃上,一些主蚁路附近或主蚁路上,在高温、高湿的梅雨季节能产生菌、三踏菌、鸡枞花等多种可食用菌。顺着鸡枞菌等向下追挖,容易找到主巢。但鸡枞菌出土后一般天左右即枯萎,故必须抓住时机检查或标记。另外还可以根据死亡巢地炭棒的产生,生长情况,了解堤坝白蚁的灭治效果。除以上几种找巢方法外,还有锥探找巢法、同位素探巢法、探地雷达找巢发等找白蚁巢方法火把节趣说火把鸡枞邱龙君相传很久以前,在一彝家山寨,有一穷户人家,过不起火把节,但为了这一神圣的火把节,又不得不过,一家人从早上到中午以及快到下午了都想不出办法,最后一家人决定,在没有坨坨肉、荞麦粑、美酒和漂亮服饰的情况下以还是要去参加这神圣的火把节。于是一家人还是高高兴兴的去地里上割干枯的蒿子秆做火把,这家老人在一处割蒿子秆时发现一堂白花花的形状如火把的菌。老人小心翼翼地采一朵一闻,其香无比,很想带到火把节去食用但又怕中毒,老人想来想去为了家人儿女的安全而决定自己以身试毒。他用一瓜叶包好,用火烧熟食之,过几时觉得心悦气爽,并无它事,就招家人前来采集,并把它带到火把节上去,用瓜叶包好烧来吃,正当烧熟时,香味扑鼻,引来众多乡亲好友前来观看,老人一一分发给大家品尝,众人夸其味美,并纷纷用坨坨肉、荞麦吧美酒交换着吃,一财主见一帮穷人围聚在一起,吃得津津有味前来观察,老远就闻其香味,得到亲口一偿,确实味鲜无比,问其老人此物叫其名,老人随口答之—-火把鸡枞,问其何处采集,老人回应一白发仙翁所赠,财主当然不信但又担忧怕动了仙气,只好一时祝福老人好运。事后,每年财主都暗地派人跟踪,在一年火把节来临之际他们发现了老人采集火把鸡枞的地方,财主赶走老人一家,贪心的命家丁挥舞锄头将鸡枞连根挖出,并把鸡枞下面成千上万的也挖出地面,白蚂蚁蜂拥而出,在强光下性命危在旦夕,一些勇敢的白蚂蚁爬在家丁们手上、身上咬得个个鬼哭狼嚎。他们只好留下一些鸡枞的残根老杆落慌而逃。好心的老人赶紧率领家人,并从自己身上的破红衣上撕下一块破布,把鸡枞的残根老杆和白蚂蚁全部轻轻拾起,松松包上,打算带回家埋在一处祭奠,可谁知刚刚回家,把包好的鸡枞残根老杆和白蚂蚁放在地上,准备挖坑,不知事的小女一跳达体舞,白褶裙煽动,顿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聚集,破红布包好的鸡枞残根老杆和白蚂蚁被风卷到老人居住的后山,洒落在一些不显眼的边边角角,暴风雨冲刷些泥土把它们全部深深埋上。从此贪心的财主怕爬山付出艰辛所以再以采集不到鸡枞,只有不贪心,勇于攀登不辞艰苦的人才能采集到鸡枞。并且在采鸡枞时必须留根,保持不把鸡枞根下的白蚂蚁挖出地面,让它们在强光下曝光而死,保护这些鸡枞下的生命、达到生态平衡,才能年年在此采集到鸡枞,这样的做法和采集方法一直延续到现在,并且民间采集火把山鸡枞却有这一讲究,如果谁采集鸡枞连根挖出,并伤了根下白蚂蚁的生命,不但来年在此采不到鸡枞,永远也在此采不到鸡枞,而且还要遭到众人之唾骂,并从此行看出该人的为人处世、道德品质,从此很少人与他来往,并认为这样的人不值得交往,他就会自然永远处于孤立的。

3,鸡棕有花吗叫什么花

鸡棕花
鸡棕是一种菌类 不开花
又名鸡脚菌
鸡棕是一种菌类,它不开花!鸡棕在食用野生菌中为珍品。又名鸡脚蘑菇、伞把菇、蚁棕、斗鸡公等。在我国以云南省出产最多,最好,西南、东南几省及的一些地区也有出产。主产于云贵高原,生长在海拔900-2000米之间的松栎混交林中,其肉质细嫩,气味浓香,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具有脆,香,嫩,细,鲜,甜,美的特点,是一种天然的山珍野菌。雨过天晴,鸡棕破土而出,形如钝锥,一两天后形体陡长,形如伞盖,呈棕灰色,即时采而烹食,其味最佳。其味鲜、甜、嫩、香直可与鸡肉媲美。鸡棕菌又名鸡脚菌,白蚁菰

4,三瓣菇人工种植怎么种

三瓣菇真正名称鸡冢,亦名鸡枞,担子菌纲,伞菌科高营养食用菌。鸡枞菌色泽洁白,肉质细嫩,清香四溢,口感清脆,是著名的野生食用菌。鸡枞菌的生长发育与土白蚁的活动有密切关系。白蚁一旦弃巢他去,此巢就不会再长鸡枞菌。所以说人工种植难度大,野生为主。
斗鸡菇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山珍”,如偶于山中遇到,必定有好运降临。斗鸡菇含有多种氨基酸,营养丰富,味道鲜美,迄今无法人工培育,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斗鸡菇生长对环境条件极为苛刻,于高温高湿丛林,没有叶绿素,不能光合作用。斗鸡菇生长期为每年4月至10月,或一沓一沓、或挨着几沓,一般一沓数朵,每朵约数10克重,初生时为乳白色,呈杵状,盛开后,呈伞状,保鲜期较短,仅1天左右。雨过天晴,有农民专门上山找寻采摘,乐此不疲,并在公路或集镇,以篾条串连或者塑料袋盛装叫卖。据说,采摘时,只能用木片或竹片,忌用铁器。

5,大家知道这是什么蘑菇吗贵不贵能吃吗

鸡枞菌鸡?菌,在自然界是和白蚁共生的菌类,白蚁构筑蚁巢的同时培养了鸡?菌菌丝体,形成一个共同的生态系统,这种菌本来是在我国云南贵州等南方省市的森林中才有。鸡?菌肉厚肥硕,质细丝白,味道鲜甜香脆。含所必须的氨基酸、蛋白质、脂肪,还含有各种维生素和钙、磷、核黄酸等物质。鸡枞的吃法很多,可以单料为菜,还能与蔬菜、鱼肉及各种山珍海味搭配,可无论炒、炸、腌、煎、拌、烩、烤、焖,清蒸或做汤,其滋味都很鲜,为菌中之冠。鸡枞西南、东南几省江西及的一些地区出产。鸡枞(发音同棕)菌的别称很多,因地而异,广东称鸡枞,潮汕称鸡肉菇,福建还称鸡脚菇或桐菇,四川称斗鸡菇、鸡肉菌、伞把菇或斗鸡公,贵州称三八菇、三坛菇、三孢菇,和福建叫鸡肉丝菇,宜宾称三塔菌,江西称鸡性菇。在日本称白蚁菇和姬白蚁菇。还有人称:鸡?花、荔枝菌、六月菌、拆菌、白蚁菌、鸡油菌等。在明代之前的古籍中名称更多,有鸡菌、鸡傻、鸡宗等。还因发育程度和生长环境的不同,在出售鸡枞菌的市场上,还有许多有趣的叫法。当地人把菌盖呈白色的叫白皮鸡枞,的叫黄皮鸡枞或反毛鸡枞,带黑色的叫青鸡枞,灰色的称黄草鸡枞?,菌韬开裂、露出白色菌肉的称花皮鸡枞。鸡枞菌是丛生性菌类,数朵相连着,谓之窝鸡枞,偶尔散生者为散鸡枞。有时数十朵至数百朵相连,又名火把鸡枞或斗篷鸡枞。其中,质量最好的是蒜头鸡枞,次为开鸡枞,再次为火把鸡枞。
这不是平菇吗?
这就是普通的在山上摘的蘑菇,
可以吃,做汤喝,味道很鲜美!

6,斗鸡菇的成长过程

鸡枞菌老巢才会长出鸡肉丝菇自以往之文献及近年笔者的观察,发现鸡肉丝菇均长自白蚁之老巢,其新巢虽也有多量可以分化成为鸡肉丝菇之原基体,但却从未发现其菇体之著生。经详细多次观察鸡肉丝菇着生处之结果,发现其著生点都是在老巢之上表面,未曾有从老巢之中心,或由老巢之底部穿过其中心而成长者。当老巢上表面之原基体,得到适合的环境时,即在其巢窝的空间分化而成长,并穿过巢壁与土层而发育成完整的鸡肉丝菇。鸡肉丝菇在新巢不见出菇之推测鸡肉丝菇在新巢不出菇之现象,过去有学者推测认为是由于新巢之白蚁数量太多,吃尽或破坏了鸡肉丝菇菌丝体之结构,而致无法长出菇来。近年又有学者,将白蚁巢以120℃高压釜蒸气杀菌后,再行培养鸡肉丝菇菌丝,结果生长良好,但却未能见其长菇。笔者以另一角度观察认为,其未能长菇之原因,也有可能是由于其菌丝生长尚未达适当成熟之故。人工栽培之食用菇类中,如草菇,在下种10天内即开始有菇可以采收,而香菇要120天后才有菇体的出现,又如金福菇更需长达180天后才有正常菇体之生产,若予提早处理出菇,一般是不会有结果的,有时即使是出现了原基体,甚而分化成小菇体,但在数天后便告死亡,或只能形成无经济价值之畸形菇而已。鸡肉丝菇之菌丝,在蚁巢中应需多少时间才能正常出菇,有待学者的考证,以期能作为今后人工栽培研究之重要参考。鸡枞菌形成坚硬的尖钻体窜出深土而成长根据实际调查发现,白蚁在土表以下0.1-1公尺处,均有其筑巢之踪迹,而鸡肉丝菇自白蚁巢长出时,大致都会先形成一个前尖后大之尖钻体,该体之先端均极为坚硬,因之得以窜出那厚厚的土层,此一坚硬尖钻体的先端,即为以后形成鸡肉丝菇之伞尖部份,而其后部所延长者则成为鸡肉丝菇之假根。当此尖钻体窜出将达土表之际,随即分化形成鸡肉丝菇的菇伞与菇柄的幼体,并再继续向土面伸展而成为完整的菇体。尖钻体在向上伸展途中,若遇到石块或其他坚硬之物体时,会很自然的转弯绕过此障碍物,而继续向地表伸展,以完成结菇、开伞、播放孢子之世代任务,这种现象确实令人不得不深深的赞叹,此一大自然的奥妙。
斗鸡菇是我一直在关注的东西,我认为比其他的经济农作物,这个的效益要高很多,但非常不好保存,据说只有1天保鲜期,其实我是想能不能人工种植,网上说目前还没成功过,但我不相信。希望能和懂斗鸡菇种植技术的朋友交流,学习,有知道的朋友请赐教,谢谢 另:回问题前请先弄清楚问题的主题,斗鸡菇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山珍”,如偶于山中遇到,必定有好运降临。斗鸡菇含有多种氨基酸,营养丰富,味道鲜美,迄今无法人工培育,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斗鸡菇生长对环境条件极为苛刻,于高温高湿丛林,没有叶绿素,不能光合作用。斗鸡菇生长期为每年4月至10月,或一沓一沓、或挨着几沓,一般一沓数朵,每朵约数10克重,初生时为乳白色,呈杵状,盛开后,呈伞状,保鲜期较短,仅1天左右。雨过天晴,有农民专门上山找寻采摘,乐此不疲,并在公路或集镇,以篾条串连或者塑料袋盛装叫卖。据说,采摘时,只能用木片或竹片,忌用铁器。

7,昆明的雨原文 汪曾祺

原文我以前不知道有所谓的雨季。“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 我不记得昆明的雨季有多长,从几月到几月,好像是相当长的。但是并不使人厌烦。因为是下下停停、停停下下,不是连绵不断,下起来没完。而且并不使人气闷。我觉得昆明雨季气压不低,人很舒服。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使人动情的。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长。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草木的枝叶里的水分都到了饱和状态,显示出过分的、近于夸张的旺盛。 我的那张画是写实的。我确实亲眼看见过倒挂着还能开花的仙人掌。旧日昆明人家门头上用以辟邪的多是这样一些东西:一面小镜子,周围画着八卦,下面便是一片仙人掌,——在仙人掌上扎一个洞,用麻线穿了,挂在钉子上。昆明仙人掌多,且极肥大。有些人家在菜园的周围种了一圈仙人掌以代替篱笆。——种了仙人掌,猪羊便不敢进园吃菜了。仙人掌有刺,猪和羊怕扎。 昆明菌子极多。雨季逛菜市场,随时可以看到各种菌子。最多,也最便宜的是牛肝菌。牛肝菌下来的时候,家家饭馆卖炒牛肝菌,连西南联大食堂的桌子上都可以有一碗。牛肝菌色如牛肝,滑,嫩,鲜,香,很好吃。炒牛肝菌须多放蒜,否则容易使人晕倒。青头菌比牛肝菌略贵。这种菌子炒熟了也还是浅绿色的,格调比牛肝菌高。菌中之王是鸡土从,味道鲜浓,无可方比。鸡土从是名贵的山珍,但并不真的贵得惊人。一盘红烧鸡土从的价钱和一碗黄焖鸡不相上下,因为这东西在云南并不难得。有一个笑话:有人从昆明坐火车到呈贡,在车上看到地上有一棵鸡枞,他跳下去把鸡土从捡了,紧赶两步,还能爬上火车。这笑话用意在说明昆明到呈贡的火车之慢,但也说明鸡土从随处可见。有一种菌子,中吃不中看,叫做干巴菌。乍一看那样子,真叫人怀疑:这种东西也能吃?!颜色深褐带绿,有点像一堆半干的牛粪或一个被踩破了的马蜂窝。里头还有许多草茎、松毛、乱七八糟!可是下点功夫,把草茎松毛择净,撕成蟹腿肉粗细的丝,和青辣椒同炒,入口便会使你张目结舌:这东西这么好吃?!还有一种菌子,中看不中吃,叫鸡油菌。都是一般大小,有一块银圆那样大的溜圆,颜色浅黄,恰似鸡油一样。这种菌子只能做菜时配色用,没甚味道。 雨季的果子,是杨梅。卖杨梅的都是苗族女孩子,戴一顶小花帽子,穿着扳尖的绣了满帮花的鞋,坐在人家阶石的一角,不时吆唤一声:“卖杨梅——”,声音娇娇的。她们的声音使得昆明雨季的空气更加柔和了。昆明的杨梅很大,有一个乒乓球那样大,颜色黑红黑红的,叫做“火炭梅”。这个名字起得真好,真是像一球烧得炽红的火炭!一点都不酸!我吃过苏州洞庭山的杨梅、井冈山的杨梅,好像都比不上昆明的火炭梅。雨季的花是缅桂花。缅桂花即白兰花,北京叫做“把儿兰”(这个名字真不好听)。云南把这种花叫做缅桂花,可能最初这种花是从缅甸传入的,而花的香味又有点像桂花,其实这跟桂花实在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话又说回来,别处叫它白兰、把儿兰,它和兰花也挨不上呀,也不过是因为它很香,香得像兰花。我在家乡看到的白兰多是一人高,昆明的缅桂是大树!我在若园巷二号住过,院里有一棵大缅桂,密密的叶子,把四周房间都映绿了。缅桂盛开的时候,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寡妇)就和她的一个养女,搭了梯子上去摘,每天要摘下来好些,拿到花市上去卖。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有时送来一个七寸盘子,里面摆得满满的缅桂花!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 雨,有时是会引起人一点淡淡的乡愁的。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是为许多久客的游子而写的。我有一天在积雨少住的早晨和德熙从联大新校舍到莲花池去。看了池里的满池清水,看了作比丘尼装的陈圆圆的石像(传说陈圆圆随吴三桂到云南后出家,暮年投莲花池而死),雨又下起来了。莲花池边有一条小街,有一个小酒店,我们走进去,要了一碟猪头肉,半市斤酒(装在上了绿釉的土磁杯里),坐了下来。雨下大了。酒店有几只鸡,都把脑袋反插在翅膀下面,一只脚着地,一动也不动地在檐下站着。酒店院子里有一架大木香花。昆明木香花很多。有的小河沿岸都是木香。但是这样大的木香却不多见。一棵木香,爬在架上,把院子遮得严严的。密匝匝的细碎的绿叶,数不清的半开的白花和饱涨的花骨朵,都被雨水淋得湿透了。我们走不了,就这样一直坐到午后。四十年后,我还忘不了那天的情味,写了一首诗: 莲花池外少行人, 野店苔痕一寸深。 浊酒一杯天过午, 木香花湿雨沉沉。 我想念昆明的雨。

8,种菌子辛苦的话

每年七、八月份,急诊科里都会收治到一些食用野生菌中毒的病人,轻者幻视、幻听,胡言乱语,重者奄奄一息,甚至不治身亡。饶是如此,却不能止住人们对野生菌的热爱,你听说过有人因噎废食的吗?日本人还拼死吃河豚呢,云南人吃起野生菌来,也算是勇气可嘉。我听过最生猛的吃菌故事,是的驾驶员讲的,某次到某村拉一食菌中毒的病人,发现同一院子里隔壁那家人正在吃午饭,好大一盘菌子,还客气地招呼说,,吃了没,没的话和我们一起吃点。他问,这才有人中毒,你们不害怕吗?那家人说,先吃先吃,闹不闹人再说。生长在水乡的人,自然有湖鲜、河鲜的骄傲,确实,我至今没弄明白,我吃过的大闸蟹是不是真的来自阳澄湖;海边长大的孩子,提起海鲜来也甚有发言权,别的不说,内陆地区近百元一斤的基围虾,在海边只要十元左右一斤;许多湖鲜和海鲜,我甚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是,咱山里孩子也不自卑,为啥,提起咱云南漫山遍野的野生菌,那可是如数家珍。这就是大自然无私的馈赠,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鸡枞菌 每到夏季,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的时候,山谷里、小溪旁、某棵大树底下、某段朽木旁边,就会钻出一朵朵的小伞,一点点长大,一点点撑开,如一个个伸懒腰的孩子,等着人们去发现它。雨后的集里,山里来的人们还来不及卸下背篓,早就被人团团围住,饕餮之徒的心里乐开了花,美味终于上了。是呀,现在吃菌都是去集上了,记得小时候,雨刚下过,顾不得山路泥泞,四姨五姨就提着篮子去拣菌,磨不过我的纠缠,有时候还得带上我这个拖油瓶。并不是所有的山上都会有菌子,必须要是种满松树的山,地上落满厚厚的松针,菌子就在雨后从松针里冒出来。小孩子眼睛亮,好奇心又重,东张西望磨磨蹭蹭,往往比大人更能首先发现菌子。为什么要叫拣菌而不叫捡菌呢,这也是有学问滴,因为要区分食用菌和毒菌,所以,不是见到菌子都捡,而需要挑拣。四姨五姨告诉我,颜色鲜艳长得好看的,一定有毒,不能吃。最好是拣常常食用的,比如青头菌、牛肝菌、菌手青,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鸡枞和干巴菌,那可就大大的打牙祭了。拣菌子除了要有一双探索发现的眼睛,还得有好运气,有时候漫山遍野走一整天而不得,有时候脚下一滑,一不留神就踩到一窝,一锅端了,就满篓满筐。那时年幼,出门拣菌子的时候兴高采烈,回家的路上就趴在四姨五姨的背上睡着了,等到醒过来,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厨里飘出炒菌子的香味,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呀。牛肝菌 拣菌是一门学问,菌子的烹饪又是另一门学问。拣菌的时候虽然挑的都是食用菌,可食用菌的加工方式还很讲究,这就如同吃河豚鱼要小心处理肝脏一样。首先,不能几种菌子混在一起炒,以免产生反应释放某种不可知的毒素;其次,一定要炒熟炒透;据说还要多放油,放点大蒜等,都很有讲究,加工得好,即可放心食用,加工得不好,就算是食用菌,偶尔也会有小小的闹一下人。所以说,吃菌子是一种小心谨慎胆大心细的享受。好了,上几幅云南人最常食用的野生菌的PP,附带烹饪的方法及味觉感受,看一下,你都吃过了吗?外省的朋友,如果还没有尝过,那一定要在六至八月份到云南来,绝对让你不虚此行。有句俗话,四条腿不如两条腿,两条腿不如一条腿,香菇人工菌这样的一条腿,在野生菌面前,简直就是黯然失色。青头菌 干巴菌:如饼状生长的野生干巴菌,极不易得,因为长得像牛干巴,味道有股特殊的香味,而得名。这可是野生菌中的黄金,价是40至50元一两,加工起来极其费事,因为很难洗。干巴菌里往往会混合有松针土块和沙砾,要一点点撕开耐心洗,洗完后用盐揉搓,挤干水分,然后佐以火腿、青椒爆炒,味道极香。从前饭桌上还常见,目前已很稀有,今年我还没有吃到。说实话,小时候我不太爱吃干巴菌,觉得老是容易吃到里面的沙粒,味道也奇怪,可慢慢品尝,竟是越吃越香,尝出味道来,世面上也不常见了、鸡枞:鸡枞的身价仅次于干巴菌,比普通菌子又贵多了。鸡枞大帽子长杆杆,洗干净泥后用手撕开,可以撕出像鸡丝一样白色的菌丝,因此得名。鸡枞味道极鲜,鸡肉简直无法和它比,而且加工方法也很多。可以烧汤,可以煎鸡蛋,可以素炒,味道最绝的,是放点干椒炸鸡枞油,那可是人间极品。鸡枞油摆上半年多都不会坏,每次吃米线、拌凉菜的时候放点,米线和凉菜的品质马上得到品的提升与质的飞跃。有次生病住院,吃什么都没胃口,我妈煮了点粥,不顾医嘱要忌荤腥,悄悄放了几丝炸好的油鸡枞在粥上,我三口两口就扒干净了。今年鸡枞的价好像是80一斤,我妈了元的,炸了一大瓶放我家冰箱,搞得我天天想吃油然面和凉米线,就因为惦记着鸡枞油。鸡枞还有个李鬼叫斗篷,外观很像,不过鸡枞的帽厚杆粗,斗篷帽薄杆细,味道和价钱更是天差地别。我爸前几天去山上遛画眉鸟,拣到一窝斗篷,拿回来和我妈煮米线吃,据说味道也还差强人意。牛肝菌:牛肝菌,分黑牛肝和黄牛肝两种,顾名思义,状似牛肝,黑牛肝香,黄牛肝脆。加工要小心,不然偶尔也会中毒。牛肝菌要炒了吃,干椒加大蒜小炒,很多餐馆有,价三十到四十元一斤,很下饭很下饭,有这个饭要吃一大碗。这应该是云南人吃得最多的野生菌了。有牛肝菌在饭桌上,我就可以吃素了,肉算什么,有这个香么?青头菌:青头菌的帽子是青色的,食用起来很安全,有两种做法。嫩嫩的全部是帽骨朵的青头菌,可以把腿掰下,把剁好的肉末填在帽子里,然后清炖,炖出来的那个汤之鲜,菌子和肉的味道结合的之美,唇齿留香呀。长开了如撑起的伞那种老一点的青头菌,用青椒大蒜炒吃,虽然没有牛肝菌想,却别有一番甜脆的味道。上面四种,只是餐桌上知名度最高的,其他品种一时半会也说不完,我们也吃,不过没这些常吃。累我辛苦写了半天,你是否想有云南野生菌之行呢?
这个要看是什么类型的野生菌,如果是腐生菌如平菇、香菇、木耳、灵芝等多数是可以栽培的,但如果是菌根菌如牛肝菌,红菇等是不能人工栽培的,只能通过合理的管理生境来促进其生长。。。。可以养殖野生菌原始森林里生长着一种独特的食用菌。市场上很少见的,如果要价钱的话要1000多元钱一斤,很难找的这个。这种少见的食用菌就是灰树花,由于灰树花很值钱,所以在庆元县很早就有人在当地食用菌科研中心的帮助下尝试人工栽培这种蘑菇。中际村的周光浩就是较早开始人工栽培灰树花的人,但是最初的尝试往往要冒很大的风险。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