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院士深耕真菌资源节约助力产业扶贫

Estimated read time 0 min read

食用菌新闻_菌类宣传海报_菌类新闻/

李宇(右)在吉林省蛟河市黄松店镇指导蘑菇种植户。

吉林农业大学供图

李宇,中国工程院院士、吉林农业大学教授,致力于真菌科学与工程产业化研究40余年。 他建立了一个新的真菌分类系统。 从技术支持到产业孵化,他带动了数万贫困户依靠食用菌稳步脱贫。 ,为推动我国食用菌产业和真菌学学科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拯救濒危真菌种质资源,促进生态系统和谐共生

每年早春,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山谷时,李渔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跋涉。 他和学生们将到山里“考察”,找出当地真菌的“家底”。 从调查区域出现第一朵蘑菇开始,我们每隔10天就会回到山上,仔细观察蘑菇的生长状况,精心采集样本。

有时刚上山就遇到大雨,他们就拿出塑料布来挡; 有时,突然涨水的溪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一些人就爬过树枝和石头。 “记录的数据不能被中断。” 李钰说道。 光是听山上的人谈论蘑菇,他就很担心。 “对真菌的描述几乎毫无用处。”

李钰从事这项工作已有40多年。 他科研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调查和保护中国人民自己的食药用真菌资源。

长期以来,当人们想到生物时,总是首先想到动物和植物。 严格来说,真菌是第三类生物,分为原核真菌和真核真菌,包括真菌、粘菌、卵菌等。 比如造福人类的青霉素,美味蘑菇等食用菌,都属于这一类。

“虽然从科学上讲,真菌既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是一个独立的门类。但在以往的学科分类中,对真菌的研究往往被归为植物保护学科。当人们提到蘑菇时,最深的印象只是‘一道菜。’。” 李宇解释说,全社会对真菌缺乏清晰、完整的认识,重视不够,保护很容易缺失。

李渔参观了许多自然保护区。 有的根本不知道保存了多少种真菌,有的甚至连一个蘑菇标本都没有。 “地球上的物种每时每刻都在消失,人类活动的扩张也影响着真菌的生长,我们需要拯救濒临灭绝的真菌种质资源,促进生态系统的和谐共生。”

“这些资源是大自然和人类数千年通过真菌生产培育的结果。它们含有潜在可用的基因,是除动植物以外可以补充人类生存需要的物质宝库。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有我们自主培育的资源,对于真菌品种来说,吃一个蘑菇就得交高额的物种保护费,各地都受到限制。” 李宇表示,保护菌类生物种质资源是维护我国菌类作物安全和产业繁荣的重要手段。 。

基于常年漫山遍野的抽样调查,李宇提出了真菌多样性“一区一库五库”的思路,构建了真菌多样性保护的创新体系——建立自然保护区的真菌保护区并建设植物标本室。 ,创建菌种库、活体库、有效物质库、基因库、信息库。 “即使我们无法跟上某种真菌物种的消失速度,有一天我们也可以从图书馆中追踪信息来源并实现重复利用。” 李钰说道。

在李宇的带领下,吉林农业大学设立了全国第一个真菌科学与工程本科专业,开创了真菌作物学。 依托科研成果,吉林农业大学建成了我国首个真菌种质资源库,收集保存世界各地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栽培和野生珍稀食药用真菌,共覆盖野生种质资源1.1万种。 其余的。 其中,仅粘菌就有400多种,占世界已知种类的2/3。 还发现并命名了36种新的粘菌种。

不仅让人们吃到美味健康的蘑菇,还带动农民致富。

“农民相信眼见为实,当他们看到我们团队种植的蘑菇质量好、产量高时,他们就愿意尝试种植蘑菇。一旦他们认识到这一点,这个产业就会腾飞。” 除了深耕基础研究,李宇还致力于推动食用菌产业升级,不仅让人们吃到更多美味健康的蘑菇,也帮助农民致富。

据了解,1978年,我国食用菌产量仅为5.7万吨。 经过40多年的发展,如今产量已达到近4000万吨。 在我国农业产业中,食用菌已位居第五大产业,仅次于粮食、蔬菜、果树、油料作物,领先于茶叶、糖业、棉花。

“蘑菇不仅仅是一道菜。” 李宇表示,食用菌产业是实现农业废弃物资源化、推动循环经济发展、支撑国家粮食安全的生力军。 我国农作物秸秆资源丰富。 粮食与秸秆产量之比为1:1。 秸秆过剩问题突出。 同时,畜禽粪便废弃物达数十亿吨,极易造成环境污染。 “但如果将秸秆、畜禽粪便等资源作为栽培基质和食用菌生产原料,就能变废为宝。食用菌生长后,剩余物还田作为肥料,形成良性循环。”食用菌丰富城乡,居民餐桌帮助农民增收,可谓一石多用。

食用菌具有“五不争”的特点——不与人争粮食、不与粮食争土地、不与土地争肥料、不与农业争时间、不与农业争时间。他们不与其他行业争夺资源。 而且种植容易、投资少、见效快、经济价值突出,成为很多地方扶贫产业的首选。

在食用菌领域,除了蘑菇之外,木耳也是很多土特产。 比如大家熟知的柞水木耳,就是李宇团队在陕西省柞水县开发的精准扶贫产业。 近年来,通过开展秦巴山区真菌种质资源开发和高产栽培关键技术研究,李宇团队选育出4个适合柞水栽培的黑木耳菌株和1个玉木耳菌株,取得了较大成果。规模化种植推广。

河北富平、安徽金寨、云南澜沧……李宇的团队每年都会在农业第一线度过200多天。 除了将优质品种送入田间菇棚外,他们还积极推广食用菌简化栽培技术,颠覆了食用菌需要在大棚内遮荫、保湿的传统栽培理念,解决了食用菌生产中的工程技术难题。发展北方食用菌,实现“南菇北移”、“北菇南扩”的食用菌产业发展战略。

小木耳也走出国门了。 针对赞比亚高原的热带气候,李宇团队首次整合创新了8个适合当地种植的食用菌品种及配套生产技术体系,有望让当地百姓一年四季都能吃到蘑菇。

解决食用菌同质化产业难题,产业走向深加工

李宇1944年出生于山东济南,自1978年考入吉林农业大学微生物学硕士学位以来,一直深入从事真菌研究。毕业后,李宇放弃了学习的机会。国外并在我国专门从事真菌学和工业研究。 “这个课题比较冷门,做的人太少,如果断掉了科研的传承,那就太可惜了。”他说。

李渔到底有多喜欢菌类呢? 他给他的小孙女取名为“木耳”。 “不过,我家里人坚持要改成‘木儿’,但我给她发消息的时候,我还是愿意直接发‘木耳,木耳’。” 李钰笑着说道。

一吃饭,只要桌子上有蘑菇,李宇就会立刻兴奋起来,给别人讲解蘑菇的知识。 “科学研究固然重要,但科普也很重要。如果我们这些研究蘑菇的人不感兴趣、不愿意科普,怎么能让老百姓了解、喜欢、保护这样的生物呢?”

“要想解决食用菌同质化的产业问题,防止增产不增收,就必须让产业向深加工方向发展。” 李宇指出了当前国内食用菌产业发展的痛点。 为探索产业化发展道路,李宇带领团队在柞水开展木耳深加工,推出木耳片、木耳冰淇淋、木耳超微粉、木耳凉茶等产品,极大延伸了木耳产业化发展之路。形成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 他认为,实现美丽乡村建设,要深度挖掘农村内生发展动力,依靠技术创新,从农产品深加工入手,提升农产品市场核心竞争力。

李宇表示,他仍会坚持上山,奔赴前线。 “我经常告诉学生,应用真菌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都离不开生产一线,农业科学家必须深入田间地头,留下痕迹。” 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技术组建一个团队。 在种植实践中,我们还可以收获可以反哺学科理论的新鲜材料。”

“据估计,世界上大约有150万种真菌,但人类已知的只有10万种。我们不会停止对真菌的调查和保护。” 李宇认为,我国地大物博,真菌的数量一定更多。 物种资源亟待保护,必须迅速采取行动。

《人民日报》(2021年2月1日第19页)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