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木耳即将更新 90后女孩变身科普博主游历上海拍摄真菌精灵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

“就像睁开了眼睛一样”,这是29岁女孩周青峰对自己的评价,带着一点玩笑,也带着一点自豪。 但这也是事实:她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当越来越多的风景设计强调航拍、微距、大尺度,越来越多的摄影师着迷于小型飞机时,周庆丰却反其道而行之,在镜头前安装了放大镜,专注于拍摄一种一种经常被忽视的生命:真菌。 在她的延时摄影中,各种色彩缤纷的真菌和粘菌仿佛在翩翩起舞的“精灵”。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此前,周庆峰长期租住在嘉定区华亭镇联一村。 不远处的六岛野生动物栖息地,就是她的重要拍摄地。 几乎每个周末,她都会去六岛寻找拍摄素材。 。 这几年,周青峰几乎走遍了上海郊区的荒野。 有时,为了拍摄罕见的粘菌,她会花大半天的时间行驶100多公里。

在抖音、哔哩哔哩等平台上,周青峰的原创作品非常受欢迎。 作品走红后,周青峰干脆辞去了工作,每天投入到拍摄和与各种真菌打交道中。

你害怕失去“稳定”的工作吗? 你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世界上的真菌有很多,光是真菌就有超过1300万种,已知的物种不到10万种,我拍到的还不到1000种,我吃不完,也不会得到厌倦了他们。任何事情只要做到极致,就不应该担心生计问题。”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我想“慢慢地欣赏”新奇的事物

周庆丰是湖南常德人。 2013年毕业于中南大学药学专业。 他原本在上海一家制药公司工作。 她从小就特别喜欢观察自然生物。 她喜欢在野外闲逛,可以长时间凝视一丛草或一棵树。 “有时候我没有时间去野外,我可以从河里舀一点水,在显微镜下观察一整天。”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几年前,周庆丰迷上了观鸟。 “你知道你住的城市里有什么鸟吗?除了麻雀、鸽子、喜鹊、燕子,就没有别的了。因为我喜欢观察鸟类,所以我发现即使是在繁华的城市里,也有鸟类。”数百只。繁殖鸟类。” 为了观鸟,周庆丰买了一台相机。 “鸟是会飞的,即使你用望远镜从远处看,你也不知道它是什么鸟。只有用相机拍照并在插图中查看才能知道鸟的种类。”回去的时候再订。”

大学毕业后,周庆丰来到上海工作,这让她非常兴奋。 “上海在全国观鸟爱好者中非常出名,上海海鸟很多,崇明、浦东也有大量海鸟,是观鸟爱好者的天堂。” 有一段时间,周庆丰经常去上海郊外的海滩地区拍摄许多鸟类。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了新的问题:“上海太大了,观鸟的地方太远了,经常要花一整天的时间才能看鸟,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出差’;”另外,鸟有森林鸟和水鸟之分,水鸟大多是在冬季换羽时来到上海的,不是繁殖期羽毛,羽毛往往是灰色的,不够鲜艳,拍照不方便,我只是想“呆在一个地方,看一些新奇有趣的东西。这是一件足够丰富的事情,值得慢慢地阅读和享受。”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朋友的相机里看到了一个奇妙的生物。 从白色,到浅红、深红、黑色,最后变成了七彩。 经过了解,原来这是粘菌。 从此,周庆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粘菌和真菌有一个特点,它们的生长不选择地点,只选择气候。无论在哪里,一场雨过后,任何东西都可以生长。” “尤其是真菌。无论是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还是在偏远的乡村,它们都丰富而美丽。我立刻就爱上了它们。”

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

鹅绒菌棒

周庆丰拍摄鸟类时,使用的是长焦相机。 现在他想拍摄真菌。 他只需要在长焦相机上加一个放大镜,就可以把它变成一台微距相机。 此后,周青峰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带着各种设备到粘菌藏身的潮湿地区寻找“宝藏”。 烂木、烂叶、成堆的树皮和石头,甚至动物的粪便,周青峰都不会放过。 上海郊区,甚至荒郊野外,都留下了周庆丰的足迹。

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

松毛生长

跋涉一百多公里,只为了得到一堆“腐烂的木耳”

粘菌是介于动物和真菌之间的微生物,主要是腐生菌。 虽然粘菌是单细胞生物,但它们可以像动物一样觅食,并像蘑菇一样传播孢子。 它们的形态也非常多样,有的爬行,有的像花朵一样生长,有的会像吹气球一样长大,然后慢慢繁殖变形,长成“小蘑菇”——子实体。

2015年5月的一个晚上,周庆丰打着手电筒在她工作和生活的公园小花园里散步。 结果,她发现草丛附近长着一个小东西,长不到1毫米,颜色是白色的。 有点像蛞蝓。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是一种叫做Caldera的粘菌。我当时非常兴奋,赶紧拍了一张照片。” 当天,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卡尔德拉的照片。 这就是她后来成为科普博主“尾木耳”的开始。 “从那天起,我的眼睛就像睁开了一样,我可以看到很多粘菌。”

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鳞火山口

周青峰留着短发,戴着一副200度的近视眼镜。 她平时喜欢穿T恤和夹克,出门时背着一个旧书包。 在她之前工作的公司和街上,她都是一个标准的普通“小女孩”。 然而,当她走进自己在华亭镇联谊村租住的农舍里的10平米“密室”时,她的眼睛突然一亮。为了更好地拍摄和研究,周庆丰在里面放置了各种微距“密室”里有镜头、光学显微镜、灭菌器、培养皿等设备,在那里,她看到了各种粘菌——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茸茸菌

霜霉有多种形式。 最常见的棒状绒毛真菌看起来像一根小棍子; 多头绒泡菌在培养皿中生长时可以“逃逸”,摇晃并“逃逸”出培养皿。 ,“我看到它有两种感受,一是震撼,二是感叹生命的壮丽”; 煤绒菌是生活中最常见的粘菌,潮湿的地板上可以找到,像黄面条一样; 发网 粘菌一开始看起来像一团西米,然后会慢慢拉起、拉绳、变色、像头发一样散开……“很多粘菌不会选择生长在哪里,它们可以“在路边的绿化带中都可以找到它们,但如果不留心,很难发现这些美丽的‘精灵’。对我来说,路边的花坛或社区花园都是美妙的小世界。”

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

多头绒泡菌的繁殖过程

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

多头绒泡菌“越狱”

住在嘉定的时候,周青峰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六岛。 六河是上海嘉定与江苏太仓的界河。 由于河流的自然阻隔,形成了一座岛屿,这就是六岛。 六岛位于嘉定区华亭镇双塘村,东临长江口,北邻太仓市六合镇。 该岛保留着上海最北端的“野生动物栖息地”之一。 栖息地四周河流环绕,面积近百公顷,自然生态和植被群落保存完好。 在那里,周青峰捡了很多腐木、枯枝、树叶,带回家培养菌类。

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

皮诺球菌

周青峰对粘菌的喜爱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2016年,她第一次看到一种名为“Calcithrix”的粘菌。 她觉得很漂亮,就四处寻找。 2017年,一位研究食用菌的朋友在山上采集了菌类,放在实验室里保存了几天。 当他看到真菌上长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时,他拍了一张照片并发给了周青峰。 “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欣喜若狂,这就是我寻找已久的骨石虫!” 周庆丰告诉记者,当时她在浦东张江,朋友在奉贤。 她步行、坐地铁、打车,换了好几种交通方式。 我来回跑了100多公里,才从朋友那里取木耳。 直到当晚10点左右我才回到联谊村的出租屋。 “在回家的地铁上,我忍不住偷看了好几眼,感觉骨石快要变形了。那天晚上我几乎没睡,一直盯着骨石,生怕错过一点变化。我熬夜太晚了。”那天晚上,很长一段时间,我为了提神,喝了很多可乐,熬夜的‘成本’是巨大的。” 到了第二天晚上,骨石终于“变形”了,周青峰赶紧架起相机拍照。

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

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

春药

周庆峰告诉记者,延时拍摄的间隔大约是1分钟到3分钟。 将拍摄对象放在托盘上,托盘下面铺上一层厚厚的吸水餐巾,然后用黑色袋子将托盘与相机、镜头和闪光灯一起放置。 将它们包裹在一起并用胶带粘住边缘,以便可以拍照。 周青峰往往要花上好几天的时间才能拍完一个几十秒或几分钟的视频。 有时她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培育新菌株。 “但当我弄清楚文化条件后,我会兴奋地跳起来尖叫。那一刻我真的很高兴!”

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

辞去工作,全职培养细菌

“B站赶紧更新,不然我就开电瓶车到门口提醒你更新了。” “我在西瓜视频上关注你很久了,只是最近更新有点慢。” 这期间,周青峰经常收到这样的“催更新”的消息。 留言和评论。 更新慢的原因是因为周青峰最近搬家了。

不久前,华亭镇联谊村二期合并工作启动。 周庆丰从联谊村搬到了上海青浦、江苏吴江、浙江嘉善交界处的汾湖。 因为搬家,周庆丰拆除了原来出租屋内的温室,直到新房装修好后才能建造新的温室。 “很多需要培养的粘菌暂时无法培养,所以我就去30公里外的佘山,在野外寻找粘菌进行拍摄。”

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

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

成团 D.

周青峰向记者坦言,当初在微博上发照片时,她并没有打算走红。 事实上,在2019年引起广泛关注之前,她已经默默拍摄、发文四年了。 “当时我只是想向朋友们展示一下我的作品,然后不知为什么它就流行起来了。”

有一次,周庆丰拍了一段发网木耳的视频。 因为发网菌看起来很像人的头发,而且有一个很像人头皮的结构,所以她在发视频的时候灵机一动,搭配上类似头皮撕裂的音效上去。 “其实这是一个很无聊的视频,没想到竟然火了,视频还被转发到了国外视频网站,这让我很感慨。其实发网菌很常见,我一次可以拍好几遍。”那一年,就因为搭配了一种有些奇怪的音效突然就‘爆红’了。”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发网菌

周庆丰对自然的探索影响了很多人。 看到她拍摄的粘菌视频后,有人评论说家里腐烂的东西不再扔了,再也不怕它们了。 他们会仔细观察上面长出的霉点; 有些人还会把它们放在家里潮湿的角落里。 我用手机把长出来的东西拍下来发给她,让她辨认; 还有一些粉丝,周青峰的视频看了太多,跃跃欲试。 他们买回相机和其他设备并开始拍摄。 现在他们是周青峰的同龄人,已经成为科普了。 博主。

作品走红后,周庆丰收到的合作邀请越来越多,其中包括纪录片、电视剧的邀请。 她越来越忙,闲暇时已经来不及拍摄真菌了,所以今年年初她辞掉了工作,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摄影上。 “也有一些担心,比如以前我喜欢拍什么、想拍什么就拍什么,现在有了任务,有时候我必须完成一些已经完成但又不太想拍的拍摄工作。”不过,等新家装修好,新实验室建成后,我就能想拍多少就拍多少。”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周青峰说,他之前租的房子条件不是很好。 墙上有黑毛、漏水、很多灰尘和虫子。 培养粘菌时,常常会因为感染杂菌而失败,往往只能拍一些基本的照片。 生长在物体上的粘菌。 未来,在条件更好的新实验室里,将有可能拍摄到一些纯培养的粘菌。

对于辞职的决定,周青峰很淡然:“家里人不反对,都支持。我也有很多想拍但还没拍的东西,现在生活很充实,也很开心。”很高兴!”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